保险业开放提速! 博鳌论坛释放信号:放宽保险业外资股权比例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发布时间:2018年04月11日浏览量:10

开放,为了共创繁荣。

4月10日,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主旨演讲时表示,中国将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今年,我们将推出几项有标志意义的举措。在服务业特别是金融业方面,去年年底宣布的放宽银行、证券、保险行业外资股权比例限制的重大措施要确保落地。同时要加快保险行业开放进程,放宽外资金融机构设立限制,扩大外资金融机构在华业务范围,拓宽中外金融市场合作领域。”

对此,不少保险行业人士解读,这是保险行业进一步对外开放的积极信号。中国保险市场发展空间广阔,从实践看,不会产生冲击,相反是各有所长、相辅相成,将为中国保险市场注入“正能量”。在外资保险公司股权比例放开后,对外资保险公司地域和业务范围的开放亦备受期待。

放宽外资股权比例限制

2017年年底,在国新办介绍中美元首会晤经济成果“吹风会”上,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表示,三年后将单个或多个外国投资者投资设立经营人身保险业务的保险公司的投资比例放宽至51%,五年后投资比例不受限制。

外资投资设立经营人身险公司的投资比例限制可以追溯至2004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其中规定,外国保险公司与中国的公司、企业合资在中国境内设立经营人身保险业务的合资保险公司,其中外资比例不得超过公司总股本的50%。

而2010年发布的《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又进一步明确,全部外资股东出资或者持股比例占公司注册资本25%以上的,适用外资保险公司管理的有关规定。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中心教授朱俊生表示,“确保去年年底宣布的放宽银行、证券、保险行业外资股比限制的重大措施落地,加快保险行业开放进程,这是保险行业进一步对外开放的积极信号。外资人身险公司的股权比例突破50%,并将逐步放开。

这意味着外资进入保险业的组织形式可以更加灵活,在合资保险公司中可以谋取控股地位,甚至还可以以独资子公司的形态经营,从而增强了外资保险公司的经营灵活性与自由度。此外,进一步开放对于推动保险市场改革,促进保险市场竞争,提高市场效率都有积极意义。”

“除股权比例外,对外资保险公司地域和业务范围的开放,也是重要内容。不过,外资保险公司更为关注股权比例,这是实质性门槛。”朱俊生续称。

某外资保险公司人士坦言,“外资人身险公司多以合资形式进入中国,与中资股东在公司文化、管理理念等方面存在一定分歧,从而影响运营。放宽保险行业外资股比限制,则将解决这一问题。”

此外,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表示,有序开放银行卡清算等市场,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经营范围限制,放宽或取消银行、证券、基金管理、期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等外资股比限制,统一中外资银行市场准入标准。

慧择保险经纪副总经理蒋力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外资保险经纪公司在华主营世界500强的外资在华业务,以及走出国门的中国企业所需海外保险服务,多采取全球协议、全球服务的方式。外资保险经纪公司在华数量不多,但没有独资形式。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的优势在于风险控制能力,尤其是财产险领域的风控能力(投保前的风险评估、投保后的防损控制、出险后的理赔服务)等方面经验丰富。

“国内大型保险经纪公司多以自己强大的股东为背景,业务发展的也多是股东行业的自家生意。放开外资的相关限制,可以给国内企业和民众多样化投保的选择,激励激发国内本土保险经纪公司进步。”蒋力称。

发展格局进程与演变

事实上,在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谈判中,开放保险行业便是中国在金融领域对外开放的前沿。中国保险行业为应对“狼来了”做了诸多准备。

例如,在WTO前夕,保监会一次性批准了新华人寿、泰康人寿、华泰财险在国内筹建300多家分公司和中心支公司。出人意料的是,外资保险公司并未成为市场的“猎食者”,反倒是中资保险公司迅速发展壮大,形成了中外资保险公司相辅相成的发展局面。原保监会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共有来自16个国家和地区的境外保险公司在我国设立了57家外资保险公司,下设各级分支机构1800多家,世界500强中的外国保险公司均进入了中国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保险业对外开放是一个不断深入的过程。例如,在加入WTO前,中国再保险市场处于垄断格局,很多商业分保业务不能在国内得到妥善安排。2001年,中国加入WTO之后,中国保险业全面开放了再保险市场;从2003年起,逐年降低法定分保业务比例,入世后的4年内20%的法定分保业务限制规定取消,再保险市场以商业分保为主的竞争格局逐步形成,中国再保险市场与国际再保险市场逐步接轨。

不过,外资保险公司在华存在发展相对缓慢、份额占比仍然较小等问题。前述外资保险公司人士表示,“外资保险公司与中资保险公司在经营模式和发展思路上存在差异,如机构开设、资产管理和风险控制等方面。外资保险公司对保费规模并不十分在意,而是更为关注新业务价值和内含价值等业务衡量指标,但‘ 本土化’程度确实不够,包括先进技术、产品研发、管理模式等方面。”